您当前的位置: 达州律师 > 律师文集 > 合同纠纷 >正文

法定代表人借款1000万、法院判决由公司担责

来源:达州律师 网址:http://www.lawdzls.com/ 时间:2017-09-22 16:09:26

作者  达州郑益明律师 ,时间  2017年8月20日

【案情简介】

A公司在进行“某某县文化旅游开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的过程中,由于资金短缺,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某某便与陈某某和第三人B公司于2015年5月26日在达州市西外签订《资产买卖合同》,约定陈某某以人民币1000万元的价款,买受A公司开发的“某某县文化旅游开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第10幢楼从地面第14楼至25楼建筑面积6000余平方米的全部商品房。该《资产买卖合同》还约定,A公司享有资产回赎的权利,若A公司放弃回赎权,应当在取得房屋预售许可证后五日原告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办理合同登记备案(但其《资产买卖合同》只有赵某某的签字,而没有加盖A 公司的公章),而陈某某也按约向B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和A、B两公司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张某支付了资产买受价款1000万元。可是在合同履行过程中,A公司既不履行资产回赎义务,也不履行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及登记备案的相关义务,从而严重损害了陈某某的合法权利。陈某某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经人引荐陈某某在与四川弘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郑益明律师电话沟通后,便委托了郑益明律师作为代理人,代其向达州市某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办案经过】

 1、诉讼主体和法律关系的确定。

本律师在接受委托后,通过对本案的事实和证据认真分析后,认为原告陈某某与A公司及第三人虽然签订了《资产买卖合同》,但本案属于“名为买卖实为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而不属于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因此,原告向法院起诉的案由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之规定确定为“民间借贷纠纷”,其诉讼请求也确定为: (1)要求判令被告A公司偿还原告陈某某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并承担资金利息;(2)判令被告A公司按年利率24%支付原告从2015年5月26日至还清借款本息时止的违约金和经济损失;(3)确认对被告A公司位于 “某某县文化旅游开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房产开发项目中的第10幢楼从地面第14楼至25楼建筑面积6000余平方米的全部商品拍卖、变卖所获得价款,原告享有优先受偿权;同时判令第三人B公司对原告的债权承担共同偿还责任或连带清偿责任。

2诉前财产保全。

本律师及时代原告陈某某书写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书并协助原告陈某某对被告A公司位于“某某县文化旅游开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房产开发项目中的第10幢楼从地面第14楼至25楼建筑面积6000余平方米全部商品房采取诉前财产保全。 

 3、收集程序和实体证据,代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争议焦点】

1、原告方认为:

(1)原告根据《资产买卖合同》和《资产买卖补充合同》的约定和被告的要求,分别于2015年1月16日将200万元转账支付给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张某, 2015年6月1日和6月11日原告的妻子石某某给张某和第三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指定的账户先后共转账支付了400万元,后于2015年5月29日将剩余的400万元转账支付给了张某和张某某,而张某和张某某在收款后,不仅给原告出具了书面的借条,而且还将之前与第三人公司签订合作开发项目协议时向被告缴纳保证金1000万元的收据原件给与了原告,由此可以充分说明,原告向第三人公司支付的以上款项也用于了被告和第三人公司的合作开发的项目,该款项由被告和第三人共同占有。虽说原告没有将以上款项直接支付到被告及第三人的公司账户,但张某作为被告及第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和张某某作为第三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们收款和出具借条的行为代表被告和第三人公司的行为,被告和第三人应当依法承担共同偿还原告1000万元的借款本金、利息和违约金的义务。

(2)然被告与原告和第三人所签订的《资产买卖合同》没有加盖被告公司的公章,但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八条和第四十三条有关“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赵某某作为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其公司的名义签订《资产买卖合同》和《资产买卖补充合同》的行为系被告公司职务行为,故其合同即使未加盖法人公章也应当被认定有效。

2、被告A公司认为:

(1)原告陈某某提交的《资产买卖合同》仅有被告公司时任法定代赵某某的签字而没有加盖被告公司的公章,根据该《资产买卖合同》第十九条约定,合同依法成立必须同时具备被告法定代表人签字和加盖被告公司公章之规定,该《资产买卖合同》至今未成立,对被告也无约束力。至于原告提交的案外人C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第三人公司签订的《房地产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以及第三人向C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的保证金票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2)即使该《资产买卖合同》成立,对被告也没有约束力。根据《资产买卖合同》第十九条的约定,合同成立后的生效条件是原告陈某某必须将转让价款支付至第三人公司账户,而原告提交的证据显示并未将1000万元支付到第三人账户。

(3)原告陈某某提交的向案外人付款的证据不能证明向被告支付1000万元“资产转让款”。首先,原告提交的《资产买卖合同》上签署的时间是2015年5月26日,而原告将2015年1月14日由张某出具200万元借条作为1000万元“资产转让款”的组成部分,其时间和金额均不吻合,且借条上记载的利息起止时间为2015年2月12日,该借条上有借款金额、还款时间、违约金等内容,即便借条真实,也仅能证明原告陈某某与案外人张某之间形成借贷法律关系。其次,“资产转让款”中的另800万元是张某、张某某向原告出具的两张《借条》。其中,张某、张某某于2015年6月2日向原告出具的借条载明借款期限一年,实际借款日为2015年5月28日,而原告提交的四川省农村信用社借记卡上2015年5月29日一笔转账支出400万元无任何收款人信息,时间也与借条上时间不吻合。张某、张某某于2015年6月10日向原告陈某某出具的借条载明2015年6月2日借到200万元。2015年6月10日借到200万元,但其提交的支付凭证却是案外人石某某向某某公司支付的贷款共200万元,因此,张某、张某某向原告出具的借条真实性值得怀疑。即使借条真实,同样也仅能证明原告与案外人张某、张某某之间形成了800万元的借贷法律关系。

(4)原告提交的相关证据印证《资产买卖合同》是原告陈某某与张某某、赵某某恶意串通签订的虚假合同。根据《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23条规定,房地产开发企业预售商品房必须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原告明知《资产买卖合同》签订时被告的10号楼没有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而且《资产买卖合同》约定的单价与西充的商品房销售市场严重不符,原告陈述《资产买卖合同》在高望都宾馆茶楼和张某某、赵某某签订,并未加盖被告公司印章。故《资产买卖合同》是原告陈某某、张某某、赵某某为达到张某某、赵某某个人下欠原告陈某某的债务转嫁给被告公司而恶意串通签订的虚假合同,原告提交的《资产买卖合同》当属无效,恳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一切诉讼请求。

    3、第三人B公司认为:

(1)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之间没有逻辑关系,原告的主张是不成立的。

(2)作为第三人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在合同上签字,但是没有加盖公司印章,资产买卖合同仅是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事。

(3)按照资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应将1000万元打入第三人公司账上,但是公司账上没有这笔钱,既然委托给张某,但出具借条的时间与签订《资产买卖合同》不能吻合。汇到达州市某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蒋平)的400万元是货款,但汇款人是石某某。因此,原告主张的事实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

本院认为,被告与原告及第三人签订的《资产买卖合同》和<资产买卖补充合同》均约定被告及第三人共同委托张某与原告办理本合同转账等相关业务,张某给原告出具借条的行为应当是被告及第三人公司的行为,而原、被告及第三人在签订《资产买卖合同》和《资产买卖补充合同》时,赵某某担任被告公司和C地产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之规定,赵某某作为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被告公司的名义与原告和第三人所签订的《资产买卖合同》及《资产买卖朴充合同》对被告有法律约束力,被告应当对其法定代表人赵连贵签订上述合同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再结合《资产买卖合同》和《资产买卖补充合同》的内容来看,此款用于被告与第三人合作开发“某某县文化旅游开发及棚户区改造项目”,其中第三人公司享有该项目10万平方米商品房所有权,该项目第10幢楼从地面14楼至25楼住房建筑面积6000余平方米的商品房,以被告名义作价1000万元出售给原告;第三人在2015年6月31日前以1501元/平方米回购原告已签订的1000万元本标的资产即本合同中6000余平方米的房产,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有关“当事人以确定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之规定张某和张某某先后向原告出具的1000万元借条,应当认定为被告与原告和第三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A公司、第三人B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次日共同偿还原告陈某某借款本金1000万元本金及利息和违约金(利息和违约金从2015年5月26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至本金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陈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最后结果】

被告A公司在收到一审判决书后不服向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二审法院通过开庭审理后,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原告及代理人的主张由此得到了人民法院的支持。

【律师小结】

在我们的司法实践中,债务人在向债权人借款时,即使以自家的房屋作抵押并与债权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但双方也并非是房屋买卖合同关系,而应当属于“名为买卖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因此,如果在债务人不履行偿还义务时,债权人也只能以民间借贷纠纷起诉,而不能以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提起诉讼。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3882899309

郑益明

郑益明